業界資訊 ——

強拆租戶不搬離咋辦? 新北市:直接拆除屋頂作警示

——

打印本文             

“轟隆隆”“鐺鐺”,伴隨著此起彼伏的響聲,怪手們(臺灣網友對挖掘機的俗稱)揮動“手臂”,鏟除著大樓樓頂的各類“鐵皮鋼架”。這樣的聲音都不會讓臺北、新北兩市的民眾感到陌生:當地的違章建築拆除大隊又上街來“拆違”了。


自去年以來,臺灣頻傳有關違建內發生火災並造成重大傷亡的消息,因此臺灣各地開展了大力度的違建拆除工作。據統計,去年全臺違建拆除量達4.35萬件,創歷史新高。其中,臺北市和新北市共拆除了3萬多件,占絕大多數。


說實話,拆違工作既要順利完成,又要做好善後事宜、不讓民眾抱怨,這著實需要下工夫。對於臺灣來說,他們是如何做到“軟硬兼施”的呢?記者對此進行了走訪調查。


違建影響市容埋下安全隱患


“轟隆隆”“鐺鐺”,伴隨著此伏彼起的響聲,怪手們(臺灣網友對挖掘機的俗稱)揮動“手臂”,根除著大樓樓頂的各類“鐵皮鋼架”。這樣的聲響都不會讓臺北、新北兩市的民眾感到陌生:當地的違章建築撤除大隊又上街來“拆違”了。


自去年以來,臺灣頻傳有關違建內發生火災並形成重大傷亡的消息,因此臺灣各地開展了大力度的違建撤除作業。據統計,去年全臺違建撤除量達4.35萬件,創前史新高。其間,臺北市和新北市共撤除了3萬多件,占絕大多數。


說實話,拆違作業既要順暢完成,又要做好善後事宜、不讓民眾訴苦,這著實需求下工夫。關於臺灣來說,他們是怎樣做到“軟硬兼施”的呢?記者對此進行了走訪調查。


違建影響市容埋下安全隱患


不少人關於臺北的老城區有這樣壹個形象:許多房子的樓頂布滿加蓋的建築物,紅的、綠的、藍的,各色鐵皮斑駁陸離。這些後添加的違建與整棟樓的風格不符,影響觀感,看起來覺得這兒的城市“很落後”。


比起市容上的影響,加蓋樓層更是充滿安全隱患。按照規則,這些加蓋在樓頂的“鐵皮屋”都屬於違章建築。但房主們卻全然不管,有的為了更多地“收租”,還特別在“鐵皮屋”裏打隔間,用易燃的廉價木板分成幾平方米的區塊租給租戶。比如前不久在新北市中和區撤除的違建,便是樓頂上被隔成17間套房的雙層“鐵皮屋”;房東每月賺著15萬元(新臺幣,下同)的黑心錢,完全不管安全隱患。


去年底,新北市發生成心縱火事情,變成群租房內9死2傷的慘劇;臺北市發生分租套房火災,房客李磊疑因電磁爐使用不當釀災,致1人喪生。此後,各種鐵皮屋內的火災也時有耳聞,大小傷亡不斷。


拆違須霹靂手段也講方式方法


違建的問題很頑固,數量多、調查取證難、當地議員關說和行政部門人手有限,都給拆違帶來了很大困難。那麽,臺灣是怎樣著手處理的呢?


經過走訪了解,臺北和新北都表明拆違要運用“強制力”,首先會發布公告要房東期限自行撤除,否則將由行政部門強制撤除。現在,兩地都推出了各式拆違的“專案”,要求“即報即拆”。


但是,撤除過程中假設房東和租戶不合作怎樣辦?假設行動過於粗獷,有或許形成行政部門與民眾的抵觸,變成“集體性事情”。


關於這種狀況,兩市都很有壹套。臺北市表明,負責拆違的建管處會和裏長、差人壹起處置。請差人先將房東和租戶強行帶至安全區域,撤除結束後,會告訴他們自行整理廢棄物,整個過程將全程錄像,做好取證作業。


而新北市工務局則表明,假設租戶強行不搬離,他們將直接啟用怪手等設備,掀開壹塊屋頂或墻面作為警示。這種狀況下,租戶壹般會妥協,提出能否寬限時刻來搬離;撤除大隊便會就此停止作業,讓租戶自行收拾脫離。“房子有了缺口就不好再住下去了,所以房客就不會拖著不走了。”


假設遇上拒不合作、並請黑道來搗亂的屋主怎樣應對?新北市撤除大隊大隊長馮兆麟說,遇到霸道的屋主,他們會和警方壹起前往強拆,而排定的日期也是保密到家。“強拆當天都是清晨調集拂曉反擊,才能順暢撤除‘釘子戶。’”


積極交流做好組織解決困難


壹般來說,住在違建群租房的租客大多是家庭條件較差的學生和低收入集體。拆了房子,他們的住宿問題怎樣解決?


關於這種狀況,兩地的工程部門都會請當地社會局來幫忙,了解租客的收入狀況,看是否為低收入或中低收入集體,及時發放補助。關於住宿有困難者,當地行政部門不會強行把他們趕出家門、流落街頭,會給予他們壹定的搬遷時刻,壹起幫忙組織住宿點:例如有的房客會暫時被組織到旅館居住,壹些年長的低收入者則可以被組織到安養院,做人性化的處理。


比如新北市撤除樹林區三龍街的壹處違建租借房前,社工訪視了其間10戶,發現10戶裏有8位是獨居老人,便幫助他們進行安置。此前,新北市板橋區壹處違建在整理前夕,新北市政府社會局由救助科會同板橋社福中心社工專程前往關心拜訪住戶,並按照社會救助法發放急難救助金,共發放12戶27萬元。


總歸,兩地行政部門表明,違建不符合法律規則也形成安全隱患,撤除是必須進行的。但是這個過程中,壹定會照料民眾的實踐需求,幫助做好過渡期的組織,解決實踐困難。(本報記者 柴逸扉)

專業拆除工程拆除公司就找拆除醫生



——